热门搜索: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黄海军演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焦点专题 >> 内容

山西临县段家庄村委主任“薛三丢”丢了啥?

时间:2014/9/2 14:45:34 点击:1839

来源:中华网河南频道

    ——山西临县段家庄村委主任“薛三丢”丢了啥?

    在我国,县官被称作“七品芝麻官”,县官以下还有乡官,乡官之下才是村官,按照如此推算,一个村的村长顶多就是一个“十品官”,比芝麻粒还要小。照理来说,村长作为村民组织的代表,是最贴近群众,最直接为群众办事的“父母官”。然而,在山西临县段家庄村,却出了个“远近闻名”的恶棍村长——薛三丢(薛艳武)。

    段家庄村,位于山西临县,是由五个自然村组建而成的一个行政村。多少年来,这里的村民,与千千万万中国劳动人民一样,凭着自己的勤劳和智慧谋生活,家家户户虽没大富大贵,却也其乐融融。但是,勤劳且付出,老实且安于现状的村民们怎么也没想到,自从2004年村务大权被一位名叫“薛三丢”的村主任掌控后,薛三丢及其(薛四丢、薛永忠、薛继顺)等帮凶屡屡打伤村民、持械抢劫、非法转让土地,把原本平静、祥和、文明的村庄搅得鸡犬不宁、乌烟瘴气。那么,这个理应为了村民的更好生活而努力的“薛三丢”村长,在这过程中,到底丢了啥,才能成为一名恶势力的头儿,平白欺压百姓呢?我们先来慢慢细数其恶劣行径。

    一丢:非法转让土地,丢了村民的信任与他的责任

    村长,是受村民们的委托,代为处理村务的,其身上肩负的是村民的信任和期盼,代表的是整个村集体的利益。然而,这位村主任,不但其村长之职的谋取不遵循群众意愿,更甚的是屡屡利用职务之便,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使得百姓苦不堪言。

    2005年,“薛三丢”参加村委主任换届选举,利用其巧言善变的本事,游说村民说一定能够治理好与村民频频其冲突的煤矿,骗得了群众的信任。然而一届下来,“薛三丢”的贪婪本性逐渐显露,在任职期间,村民的生活每况愈下,而他不到一年,则从一个连摩托车也买不起的“小混混”,变成了坐拥价值百万凌志570型豪车的“大土豪”。于是,2008年,看透了本质的村民们,暗暗下定决心不再让这蛀虫村长再啃噬村级财产。但在选举期间,“选票”竟然是提前打印好的,不选他的,竟然是要被威胁会遭报复的,而这些报复轻则是拳脚相加,重则有生命威胁,于是,老实而无力的村民们,就在这样的威逼下,如傀儡般地选了他当了一届又一届的村长,2012年,更是升任为村支书。

    利用非法手段谋取了村主任之位后,“薛三丢”村长屡屡利用职务便利,将村民的唯一谋生工具百亩土地,非法转让给煤矿,而对于这些,村民是不能持不同意见的。2010年5月15日下午,在非法转让的土地动工建设大楼前,一义愤填膺的村民说了句“等批文下来再动工,没有批文不能动工”,就遭到了薛三丢指使的示薛永忠等四五个得力帮凶的追赶、暴打,致其颈椎打伤、压迫神经、浑身青肿淤血,经离石区人民医院治疗后,至今未愈。

    对村主任选举进行暗箱操作,对选民进行威胁恐吓,居然依然安然无恙,我们不禁要生疑,在选举的过程中,不是应该有三交镇政府的工作人员现场监督选举的吗?薛三丢的行为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理应根据违法事实由上级部门确认本次选举无效或部分无效,进行重新选举,可是却还能屡屡连任,上级政府对村委的监管作用是如何发挥的?我们同时要觉得疑惑的是,对非法转让土地五亩以上,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八十条规定,应予立案追究,但早在2010年,就已经有村民向当地的公安机关进行控告,但为何不了了之?到底是公安部门的执法不力,还是其中内有隐情呢?

    无论是控制选举,还是非法出让土地所有权,“薛三丢”村长不仅仅丧失的是村民的信任,更重要的是应给予法律的惩治,而如今,“薛三丢”村长依然逍遥法外、为所欲为,这其中,需要拷问的不仅是相关监管部门的失职,更需要拷问的是我国民主法治的普及程度。

    二丢:频频故意伤害无辜村民,丢了为人基本的良知

    在任村主任之前,“薛三丢”是村里的“小混混”,任村主任后,其迅速升级成了黑势力的“头头”,村长之职带给他的不仅仅是巨额的经济利益,更是助长了其“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嚣张气焰,近年来,在他手里受伤、受到生命威胁的无辜村民不在少数。而这位村长的打人,从来都是“信手捏来”、“为所欲为”的。让我们来看看这位村长携伙打人的各种奇葩“缘由”:

    比如,选举不顺他的意,是要被打的。段卫东是薛三丢竞选村长时的对手,在薛的暗箱操作下,最后他顺利当上了村长,但薛却对段卫东怀恨在心。2009年8月17日,段家庄自然村正召开村民小组会议,薛三丢的弟弟薛四丢带领来自太原、离石的100多名不法之徒(大多是两劳释放人员)乘坐20多辆小轿车来到村里,这些人用砍刀、镢把殴打段卫东和现场群众,致使段卫东的腿被当场打断,数名村民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在现场,一名77岁的老者上前劝说,竟被这群歹徒打折了胳膊。而如此丧心病狂、毫无理由的殴打群众,最后的结果却是段卫东反而被以故意伤害罪被判处了一年有期徒刑而告终。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对此结果薛还是仍然不肯罢休,于2009年11月3日,由薛三丢亲自提名当选的段家庄村的村委副主任严建峰带着几位村民半路设伏,用事先准备好的钢管、石灰包、砖块等作案工具,对和他们有不同意见的段国真等年过半百的几位村民进行疯狂报复,致使段国真被当场活活打死,段宝明脑袋做了开胪手术,已经年愈八旬的段国俊老人被打成重伤。这起案件最终造成一人死亡、二人重伤、二人轻伤的严重后果……

    又比如,不同意其土地政策,是要差点被殴打致死、无家可归的。村民薛栓栓,就是因为不同意“薛三丢”的土地政策,而遭此厄运的。因不满“薛三丢”的土地政策,薛栓栓的妻子李平平被薛继顺(受薛三丢指使)残忍殴打,导致胸部严重受伤、外伤性头晕,成为永久性的伤害。无处求公道的薛栓栓屡次报案上诉,不但没得来公正的判决,却引来了“薛三丢”跟残忍的报复。2010年3月28日,带着黑道团伙薛永忠等人把薛栓栓绑架,使用镐头把和其他凶器浑身抽打,遍体是伤,打完后将其扔到一个荒无人烟的野外地里,所幸薛栓栓命大没死,但从此他却不敢在自己的家乡入住,带着7口人到处流浪无家可归,逃难为生。

    残忍地打人,对象是无辜的村民,就算他是一名普通的中国人,都不该置他人的生命财产不顾,其已经丢掉了为人的基本良知,更何况是一名身负重任的村长,更何况每次打人情节恶劣、参与人数众多,这已经不是普通的纠纷,而是涉案的故意伤人,但这群手持铁棍给平静的小村庄带来无数血腥和暴力的无耻之徒,现在却还在逍遥法外、为所欲为,这不得不令人觉得寒心。我们仍然需要的拷问的是,为什么频频打人,甚至打人致死,当地的政府、公安部门却从未出面制止,为什么薛栓栓的报案,从来没有起到主持正义的效果?山西省吕梁市的各级政府,到底是工作失察,还是故意给“薛三丢”村长支起了一把使其为所欲为的保护伞?

    三丢:抢劫、涉赌,丢了对法律的敬畏之心

    抢劫,这是强盗干的是,有谁能够想到,这是一个村的村主任会做出来的事?而这却在“薛三丢”身上,真真实实地发生了。2007年7月20日,村民在自己房内商谈业务,突然从门外面闯进一帮手持铁棒,砍刀的歹徒,为首者是本镇王家庄村的“薛三丢”、田家山村的李五则、李海明,进屋后持手中凶器向无辜村民进行全身猛击,使其当即被打得头破血流,伤痕累累。这群暴徒还在房内器物乱扔乱砸,抢走桌上现金2万元整。据悉,这只是“薛三丢”为首的抢劫案件中的其中一桩,这帮歹徒一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经常驾驶法院晋JA165警车招摇撞骗,为非作歹,欺压良善。曾有多数村民表示,在无论是在田里劳动、还是在回家途中,只要撞见这一帮歹徒,就不由分说要被抢劫钱财,如若不给,必定是棍棒伺候,为此,村民苦不堪言、担心受怕。

    然而,“薛三丢”的罪行是罄竹难书的,比如,他还在村里为所欲为地造赌。身为村委主任的薛三丢,伙同其弟薛四丢在2008年至2009年在村里院内非法造赌,赌场内设3至5米宽的长方形的条桌,赌徒们手里拿着厚厚的一沓钱,少说都有三五万,涉赌资金有几百万之巨。当时参赌人涉及两省、五县,堵车排成长龙从村民排到村外,造赌长达一月有余,其声势之浩大、场面之不堪,令人瞠目结舌。经了解,开设这样大规模的赌场,薛家兄弟从中赚取可观的抽头外,还能在赌场中为赌徒放取高利贷从中牟利;而为了追讨这些高利贷和赌场中欠下的赌资,常常需要动用黑势力才能办到,而这些,一个普通的村主任,却做到了。

    抢劫、开设赌场,这都是犯罪分子干的事,而此次事件的主角却是一个村长,一个让百姓恨得牙痒痒,却仍然过得快活逍遥的“十品官”,这不得不让人产生世界不大、无奇不有的感慨。而一个对法律早已失去敬畏之心,屡屡触犯法律的黑社会头头,却能横行霸道、欺压百姓,仍逍遥法外,村民屡屡上告却无果,这种事情,居然发生在民主法治已然健全的新中国,不得不令人对相关部门的失责进行拷问。

    三丢村长的故事还在继续,我们在感慨这种奇葩事迹的同时,却应该给与此时更多的沉思和反省。

    薛三丢只是一个普通的村民、混混、村主任,却为何有着手眼通天的本事?无论是控制选举、伙同打人、还是持械抢劫,有无数的见证者。我们难免带有疑问,选举的时候,我们的监督部门在干什么?打杀事件、抢劫事件发生的时候,我们的公安部门知情吗?在法制已经日益健全、信息并不闭塞的新中国,为什么惨案会屡屡发生?

    退一万步说,无论是三交镇政府,还是当地的公安部门、纪检部门,甚至更上级的县政府、市政府,均都“薛三丢”的事迹毫不知情,疏于监管,但在“薛三丢”事件中,有无数的受害者,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受害者都忍气吞声的,他们也曾试想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他们也尝试着寻求上级部门、公安部门的帮助,但是无论是薛栓栓石沉大海的报案,还是被打者段卫东被殴打反而被判刑的可悲结局,作为为民服务的机关,为什么不能为民发声、不能为民维权,反而给为所欲为的恶霸撑起了一把保护伞,如此置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于不顾的政府机关,又有何颜面称之为“人民政府”?

    最后,对于“薛三丢”事件,笔者想说的是,在我国广大的土地上,有无数个村,就好像是人体的一个个细胞,一个细胞坏死了,也许我们不会痛、不会痒,但我们要知道,我们的国家,是无数个细胞组成的,当我们忽视一个细胞产生的问题,也就代表忽视了与之相关的所有问题,比如为何会有溃烂的细胞,溃烂的细胞的形成的原因除了自身的原因,还有其他什么深层次的原因?

    一个细胞的溃烂,可能反映的是一整片细胞的溃烂,“薛三丢”村长的事迹,丢掉的是良知、是对法律的敬畏,但在更深层次的原因,我们当地的各级政府,是不是丢掉了更重要的东西?

    在国家这台大机器中,出现点看似微小的问题,如果不对症下药加以整治,也许威胁的,是整个党和国家的健康发展。本报记者将继续予以关注!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中国环保网(www.hbboth.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免责申明:如有不实信息,请联系管理员删除,网站信息全部来自网络转载!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广东省通管局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粤府新函[2001]87号 粤网文[2011]0483-070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90059 B2-20090028
  • 商务合作 QQ:314127396客服1 客服 QQ:407263902客服2安全联盟 京ICP备:05024815号